首页 >旅游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进行的首次跨省发电权交易2019iyiou

2019-05-14 18:26:10 | 来源: 旅游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进行的首次跨省发电权交易

一家广东发电企业将自己7月的发电合同委托给了云南一家电企 加工 ,出清电量2400万千瓦时,代发电价为0.358元/千瓦时。通过这次交易,广东这家电企保留了9.25分/千瓦时的收益;而饱受 弃水 困扰的云南水电企业获得了更多的上电量。这是继本月《南方区域跨区跨省月度电力交易规则(试行)》公布之后,广州电力交易中心进行的首次跨省发电权交易。

据中国经营报6月24日消息,这笔双方都受益的买卖,出现在6月20日的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开展的跨区跨省发电合同转让交易上。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认为,虽然首次跨省发电权成交量只占电力交易规模的4%,但这次交易也起到了检验平台功能、传递价格信号的作用,下一步还将加大交易规模,为省间余缺调剂、西部清洁能源消纳提供渠道。

长期以来,跨省跨区电能交易主要以计划为主,国家或地方政府确定交易电价以及交易电量。随着电力改革的深入,跨省跨区电力交易的市场化进程在提速。

这次跨区跨省发电合同转让交易得到了广东、云南两地政府重视,市场参与主体兴趣浓厚。广东有49家发电企业、云南有14家水电企业参与。交易中,广东侧共15家企业参与报价,云南侧13家企业报价。

广东企业的交易规模为4.5亿千瓦时,实际终成交电量只有2400万千瓦时,仅为交易规模的4%。

据了解,之所以成交规模小,主要是云南水电企业和广东燃煤电厂对于合同价格存在分歧 云南受让侧申报价格比广东标杆电价0.4505元/千瓦时降价5.15分/千瓦时,但是广东出让侧则希望保留18.95分/千瓦时的收益,两者差距较大。

根据广州电力交易中心的数据,广东高能耗燃煤电厂发电成本约为0.3元/千瓦时。根据双方的报价,折算到云南发电侧约为0.12元/千瓦时,远低于云南省内市场化电价水平。

虽然这次从交易量上看较为惨淡,却是电力改革重要的一个节点 这是南方区域首次由广州电力交易中心集中组织开展的发电合同转让交易。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是新一轮电改设立的两大电力交易平台之一,主要就是为了电能的跨区跨省市场化交易提供服务。

6月7日,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正式印发《规则》。这是全国跨区跨省月度电力交易规则,设计了月度协议交易、月度发电合同转让交易、月度集中竞价交易以及月度挂牌交易四个交易品种,并规定了交易组织、安全校核、交易执行以及计量、结算等各环节的要求。其中,除了 月度协议计划 是落实政府间框架协议,而另外三种交易都是市场化方式。

在此之前,跨省跨区电能交易主要以计划为主,国家或地方政府确定交易电价以及交易电量。其中,国家指令性分配电量或审批和核准的交易,包括了东北所有的跨区跨省交易、川电东送、三峡外送、皖电东送等。地方政府主导的交易主要是南方的西电东送。

而这些交易大都以中长期的年度合同为主,并且是通过电企业的跨省跨区电力交易来实现。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表示,跨省跨区电能交易除了送电价格固化、输电费不合理等问题外,在电力需求低迷期,保证各个省的利益和大区域的资源优化配置就出现了较大矛盾。

在此情况下,一些省份也出现了 保本地发电,抗拒外省新能源电量输入 的情况。

2017年4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16年度全国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监测评价报告》,点名提到京津冀、河南、江苏、浙江、山东、辽宁、陕西等地的现有跨省跨区输电通道,没有充分发挥输送可再生能源电力的作用。

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交易组织部主任陈玮介绍,以前在年度协议之外,云南水电要增送广东,需要两省政府部门协商确定交易价格,协调难度大、时间长,价格也存在争议。规则出台后,将根据市场化交易结果锁定跨省电能挂牌交易价格,将有效化解政府间协商的困难与压力。

但是从2016年逐步开放电力市场化直接交易的结果看,市场的接受度正在提高:发改委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2016年全国电力直接交易由2015年4300亿千瓦时扩大到约7000亿千瓦时,每千瓦时平均降低6.4分钱,减轻企业用电成本约450亿元。

在南方电覆盖的五省区中,云南作为一个水电大省,近年来水电消纳问题严重。

根据南方电的数据,2016年云南 西电东送 电量为1100.5亿千瓦时,首次超过了省内售电量。今年在云南电统调火电按小方式运行、仅安排160亿千瓦时发电量的情况下,云南的水电富余电量仍可能近550亿千瓦时。

值得关注的是,市场化的跨省跨区电量交易已经让云南受益。在2016年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成立后,就明确当年重点工作任务是:努力增送西部富余水电,减少弃水电量。

今年3月,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公布的首批具备参加南方区域跨省跨区市场化交易资格的发电企业均为云南省内水电厂,共计48家。

2017年前5个月,南方区域 西电东送 电量为616.4亿千瓦时,其中云南送出电量378.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8.5%。

对于送电省电力企业来说,参加跨省的电能交易,无疑就有了新的市场。 曾鸣表示,由于是市场化的自主交易,对于交易的另一端也有利 通过转让发电指标或许受益。但也有广东一家售电企业人士认为,随着跨省跨区电力交易规模的扩大,广东的发电企业无疑也将面临更严峻的竞争。

由于去年煤炭价格上涨,不少火力发电企业成本上升,但上电价却没有变。2017年全国平均煤电标杆上电价本应上涨0.18分/千瓦时。但由于不足每千瓦时0.2分,按照相关规定没有调整。

近期,国际发改委发布相关文件,明确自7月1日起,取消向发电企业征收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征收标准各降低25%。这些腾出的电价空间用于提高燃煤电厂标杆上电价,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

通过这种变相上调上电价的方式,火电企业的经营困境或将有所缓解。但是,这又反过来对水电、清洁能源的消纳可能产生消极影响。

曾鸣表示,随着广州率先开展月度跨省跨区电能交易,搭建规则,有助于打破省间壁垒,实现电力资源在更大范围的优化配置。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一小时送药上门:3000亿市场的诱与惑
2017年南京生活服务上市后企业
2015年温州旅游Pre-B轮企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