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育儿

新造车势力量产车首秀自建厂成大势所趋

2019-01-11 16:14:16 | 来源: 育儿

自以蔚来为代表的新造车势力浮出水面,至今已有两年多时间。今年4月,多家公司陆续公布了量产车型的细节与上市规划。

在刚刚结束的上海车展上,蔚来、前途、奇点、云度等新汽车品牌集体亮相。对于这些新造车势力来说,这既是一场检阅,又是一场内省,更是一场实力比拼。

量产车首秀

4月13日,北京,奇点汽车率先发布了量产车型——iS6预览版。

奇点汽车CEO沈海寅对《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透露,iS6将于今年底以与整车厂代工合作的方式实现小批量量产,2018年正式上市。售价区间为20万~30万元,已经开始接受预定。

在上海车展上,一向低调的前途汽车再次跻身豪车馆。其实,这已经不是前途汽车次参加上海车展,也不是其款量产车型纯电动跑车K50的首秀。

“前两年参展,前途汽车面向行业与公众展示的是进军纯电动车市场的决心和深耕纯电动车产业的核心技术优势。”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透露,获得“准生证”之后,前途汽车带来的则是经过多方调校、测试,具备更好操控性、更彰显纯电动跑车独特驾趣的前途K50,以及对于未来消费者的承诺与诚意。

上海车展期间,蔚来汽车的展台设计别出心裁,人气也为火爆,甚至吸引了大众全球CEO穆仑亲临现场。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更是亲力亲为,即使在公众日仍坚持为观众亲自解说。

蔚来汽车展示的四款产品中,既有曾在纽博格林北环跑出7分05秒成绩的EP9电动超跑,还有Formula E赛车与炫酷的EVE概念车。其中,受关注的当属即将量产的中大型SUV ES8。

李斌透露,ES8的生产制造体系及供应链布局已搭建完毕,量产准备工作正在进行,计划今年年内正式发布,明年正式开始交付。目前蔚来第二款量产车ES6已经开始了相关测试工作,很可能在今年年底发布。

从产品类型来看,新造车企业规划的量产车型大多为纯电动SUV,奇点和蔚来更是不约而同地切在中大型SUV市场。但前途汽车的做法却颇耐人寻味,其规划的前三款产品均不是SUV。

“在当前的市场竞争环境中,传统燃油车SUV已处于红海市场,用户是否还需要一款电动SUV?而且,SUV用户经常远途出行,纯电动车在续航方面的劣势会被放大。”对新造车企业聚焦SUV的现象,陆群对《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还有一个问题,新兴车企至少需要考虑3~5年后的市场环境,到时是否会流行新的车型?”

自建工厂,大势所趋

一年多前,很多新造车势力还在纠结是否要自建工厂。时隔一年,必须自建工厂几成定论。

在当时,立场坚决,也早付诸行动的是前途汽车。2016年2月17日,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破土动工,一期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

4月7日,《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受邀参观前途汽车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研发中心与生产基地。看到,大部分厂房已经封顶,进度快的是成型车间,总装车间、焊装车间、量产车试制中心等建筑钢结构已搭建,进度慢的涂装车间也已经完成地基平整工作。

据前途汽车总经理吴欢介绍,今年二季度苏州基地将进行设备安装,三季度调试设备,四季度即可实现批成品车生产线打通、下线。

陆群表示,苏州基地一期规划产能为5万台,约20亿元的总投资绰绰有余。他透露,从明年开始,K50将以每年5000辆左右的规模在苏州工厂量产。

与创始人为工程师背景的前途汽车相比,奇点汽车等互联背景的新造车势力对自建工厂的态度则经历了从否定,犹疑到付出行动的过程。

终促使其发生转变的原因有二:其一,汽车制造对工艺、安全、质量把控与供应商的要求更高、难度更大,互联背景的公司虽然擅长大数据分析、互联思维与商业模式创新,但终离不开制造环节的考验;其二,国家对新创企业资质的审核虽然持开放态度,但也做出了一些硬性规定,这是一道不得不迈出的门槛。

据了解,奇点汽车已于去年与安徽省铜陵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了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项目总投资80亿元,拥有产能20万的总装线。该产业园将在今年内开始建设。不过,奇点iS6首批小批量生产的车型,仍将通过与国内一家主机厂合作代工的形式下线。据后续规划,奇点汽车将逐步由代工向自产过渡。

“代工模式在国家的法律法规上还有一些不自由的地方,必须在车尾部贴上代工厂的名字。这是目前法律法规限制的地方,仅此而已。”奇点汽车CEO沈海寅表示,等到铜陵工厂建设完成后,奇点汽车将会一步步按流程去申请新能源的资质。

对俗称的代工模式,李斌有自己的看法:“我们其实不太愿意说代工,都是叫制造合作。”他认为,汽车制造合作涵盖的方面很多,包括生产工艺的研发和成熟化、质量控制,甚至工厂设计、员工培训,都需要蔚来汽车的团队与合作伙伴一起参与。

“我从公司刚成立那一天就开始全力以赴准备资质,但如果等着资质下来,我的车2019年才能上市。”李斌说,很多人没有搞明白资质意味着什么,“所谓的资质,是给了新的公司建厂的权利”。他表示,蔚来汽车之所以选择制造合作是因为等不及,还是希望车能早点上市。

事实上,蔚来汽车对汽车制造方面的投入可谓不遗余力。2016年4月,蔚来与江淮汽车签署了约10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合作协议,一期产能5万台。蔚来和江淮在合肥联合建设的一座全新全铝工厂,已于去年7月动工,ES8即在这家工厂投产。去年底,蔚来宣布在武汉东湖开发区建设长江蔚来智能化新能源汽车产业园,产业园内配套20万辆新能源汽车的整车项目。今年4月初,蔚来又与长安达成战略合作,企图借助后者在制造方面的优势。

此外,蔚来还在南京投资十几亿元,建设了一条整车试制生产线。用李斌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全中国,应该说是全世界贵的试制线,四大工艺都有了”。他透露,1月25日,ES8的白车身就是在这条试制线上下线的。

在制造端考验新造车势力的不只是工厂,还有对供应链体系的整合能力。3月中旬,蔚来在上海总部召开了一次合作伙伴大会,即汇集了近500名来自制造、供应链及金融投资机构等领域的全球行业伙伴。

前途汽车对核心供应商的选择也非常慎重,为“体现前途K50作为跑车驾驶乐趣”,选择了海拉LED大灯、倍耐力轮胎、布雷博刹车系统、以跑车底盘调校见长的英国米拉公司。陆群认为,这些核心供应商都能够为即将面向消费者的前途K50带来加分。

4月9日,在蔚来与长安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之后的媒体访谈中,李斌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建立深度合作的中国智能电动汽车产业联盟。

“智能电动汽车已经离开了原有的大家熟悉的供应链和制造、研发体系,出现了很多新的东西。”李斌认为,这是中国电动汽车乃至整个汽车行业的机会。

商业模式待解

随着车即将量产,如何卖车,如何实现盈利,成为摆在所有新造车势力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

显然,像现在大多数新能源车企一样,依靠政府补贴赚取利润已经不太可能。按现行国家政策,新能源汽车补贴将在2020年取消。根据新造车势力量产车的投放节奏,即使能够享受政策红利,时间也不足两年。

4月25日,北京东长安街上的东方新天地商城一层,竖起一面蓝色幕墙。白色LOGO下面写着一行字:2017 Blue Sky Coming。这将是蔚来汽车建设的首家体验中心。无独有偶,4月初,在北京新总部嘉铭中心一层,奇点汽车也曾悬挂出城市体验店的大幅广告。

其实,体验中心并不新奇,特斯拉、腾势、之诺都在采用。关键问题是,能否与线上打通,成为消费者线下体验、线上购买的直销模式。

还有一种模式非常值得讨论:分时租赁。目前包括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等传统车企巨头的新能源子公司都在采用该模式。问题随之而来,新造车势力推出的量产车型不是纯电动中大型SUV就是纯电动超跑,从成本角度来看,显然不适用于分时租赁行业。

对此,沈海寅表示:“7、8年前,大家的理念是只有三厢车才是车,SUV不是车。为什么SUV销量如今爆增了?因为人们转变了观念。随着电池技术不断升级,现在400公里的续航,滴滴跑一天里程也足够了。很多事情到了一定阶段就会发生改变。”

按照沈海寅的说法,奇点汽车是成本价卖车,不会一次性地从用户处获取全部利润,而是通过后续服务创造收益。

4月20日,上海车展媒体日第二天,国家发改委公布第13家企业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新造车势力仍在扩容,至于谁能走到,仍是无解。

“我一直说,汽车行业两百亿元是一个起点,还不包括制造。用户不会因为你是互联公司背景买你的产品,还可能因为这个不买你的产品。大部分公司,特别是那些并没有真正资金投入,只想跟风、投机去利用风口的公司,不去尊重基本规律的公司,都会比较难看。”李斌说

宣传册印刷
地下室堵漏
捕野猪机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