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江苏南京八旬老翁九次参加高考

2019-04-09 21:50:15 | 来源: 时尚

江苏南京八旬老翁九次参加高考

高考十分“trouble”"alt="八旬老人9次高考十分“trouble”"src="/news//.jpg">

八旬老人九次高考十分“trouble”

南京退休老人汪侠,今年80岁了,第九次参加高考,除去年轻时期的四次正常高考,后五次高考均产生在2001年高考取消考生年龄限制的制度改革以后。

他考了五次,也当了5年名不虚传的年龄考生,中间还客串了一回大学的旁听生,但还是换不回一张薄薄的大学文凭。

从一开始的媒体热捧,奉其为改革偶像,到媒体竞相敬而远之,发觉“味道不对”,老人的心态发生了怎样耐人寻味的变化?

改革偶像时代需要

“他上不了大学,这个改革不是说空话吗?”

2001年5月,南京高考报名首日,《金陵晚报》吴聪灵被派到相对比较偏僻的秦淮区招生办去蹲点。

原以为没什么的,结果汪侠来了。招生办的人吓了一跳,搬凳子的搬凳子,倒茶的倒茶,有人把电风扇抬过来,还有人则开始通知媒体。

这一年正实行高考制度改革,有关方面取消了高考考生的年龄限制,当年72岁的汪侠成为江苏年龄的考生。第二天一早,老人的形象出现在南京所有媒体上,并被冠以“学习模范,奋斗偶像”之类的名词。

这真是一个逢迎高考制度改革的正面典型,正是时期的需要。媒体竞相赋予他改革符号的价值,不久老人上了央视《联播》,后来还作为“新时期、新生活”的典型上了《焦点访谈》。

次尝试,汪侠只考了160分,对成绩有些失望,并试图寻觅理由掩饰尴尬,他说媒体的采访干扰了他发挥。2002年,汪侠再接再砺。温习期间,到汪家的络绎不绝,家人只好在门上贴上“谢绝来访”和“高考温习中,保持安静”的字条。

虽然书读得很辛苦,但成绩仍不理想,总分213分。

第二次坚持报考让媒体觉得老人不是玩票,执著精神难得,汪侠高考的积极意义再次被空前推重。中国教育电视台将他的业绩拍成“学生七十古来稀”,成为当年“迎接十六大,在改革创新中发展”系列之一。这一年,南京又一名高龄考生李老汉出现了,拿着准考证在中华中学门口徘徊,疑惑“为何没有人来采访我”。

事情的意义越宣扬越重大,当地一家电视台的主持人终究在节目中援用观众的话说:应当有一家高校破格录取他,圆老人一个大学梦。来自舆论的“理直气壮”的质问是,“他上不了大学,这个改革不是说空话吗?”

更多媒体由此附和,老人连续两年志愿报考的学校——南京医科大学,首当其冲地感受到了这类来自舆论和道德层面的压力。

标准好学生

汪侠从不迟到,不旷课,4年只请过一次3小时的假

2002年9月,汪侠终于上学了。南医大做了权衡,认为录取汪侠“是个共赢”,一是提高了学校知名度,2是老人的精神可以带动年轻学生上进。但校方告知汪侠,只能做旁听生,多发课程学习成绩证明。

从此,南京医科大学的教室里多了一位认真的老人:戴一顶帽子,戴一副老花眼镜,拿着紫色的铁皮笔盒。

老人每天五点起床,一天上九节课,而且不是听完就算,还要预习、温习,严谨得像个听话的小学生。

4年的校园时光,汪侠从不迟到,不旷课,只请过一次3小时的假。

汪侠对自己的学习能力极有信心,自认专业分数在应届同学中属于中等偏上,“别看他们高考的时候都500多分,我可是弄了30多年的专业了。”但老人很快发现,没有这么容易。每天回家,老伴都会问他:能不能听得进去?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很爽快地回答:能,能。不到半年,回答就不太爽快了,后来家人再问,他都不愿讲了。

儿子劝母亲:你不要老问他,七十几岁了,能把这个课上下来就不错了。不过老伴不这样想,当初是她呼吁学校招收的,“少及格分要到达吧。”

但是,这个对汪侠来讲已有点不可企及了,大一英语只考了15分。“他自我感觉是懂了,但专业课程跟不上节奏。”南医大宣传部的陈部长说。

谁动了我的分数?

“这是破坏国家教育改革的行动,可以够得上危害国家安全罪了。”

2006年6月,南医大照例没有给他发毕业证书,老人只能接受,但还是心有不甘。

而南京医科大学,或许正是由于这类证书的严肃性,才谢绝了汪侠。一名学校老师说,汪侠的很多课程都没有通过,动手能力又比较差,怎样能让他进入临床实习并毕业呢?那会是什么后果?

汪侠一度十分迷茫。他再度想起了高考。在消停了四年后,2007年、2008年,他东山再起。但结果让他愈发灰心,2008年高考数学他居然只有3分。

一个读了4年大学的人,反而考得不如上大学之前,老人有点无法接受。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他觉得这里一定有蹊跷。

在进入大学旁听之前,他常念道1句古语,诸葛亮的“成败难所逆料”。现在,老人已经不太说这句话了,他突然发现成败不是“难所逆料”,而是“可以判定”了。因为老人觉得有人在弄他,在私下改他的分数。

越来越多的发现老人变了,不再是设计中的上进楷模了,也就不和他联系了。无奈之下,汪侠写信给中共中央办公厅信访组说:“江苏女足的人可以上大学,丁俊晖可以上大学,为什么我不可以拿毕业证书?”有一次,一名随口肯定了这个做法,老人仿佛见到了知音,要为这个掏挂号费、邮票钱,被对方婉拒。

在汪侠看来,他高考和上大学的目的始终是“更新知识,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这是一个学雷锋的事情,如果不让他学习、不让他取得毕业证书,就是不让他为人民服务。“搞我的,不是学校的人,也不是铁路医院的人,而是×××。”汪侠神秘地凑上来讲。

他说,这是破坏国家教育改革的行径,在以前是反革命罪,现在则可以够得上危害国家安全罪了。可对方为何要弄他,他始终没法理解,“人家说,唯利是图,这个又没有益。”

汪侠难以解释如此秘密的“勾当”如何被他探知,他只是强调“没有不透风的墙”。

“我遇到trouble(麻烦)了。”

媒体已经不需要这位曾的楷模汪侠了

<

连花清瘟有几种制剂
小儿感冒药有啥区別
小儿感冒药中成药排行

猜你喜欢